当前位置:奥法情感政府机关单位的人都很心机(其实他们的心机很深)
政府机关单位的人都很心机(其实他们的心机很深)
2022-12-05

在天津教案爆发后,清廷先是派曾国藩处理,然而曾国藩过于偏袒洋人,导致民怨沸腾。于是,李鸿章被替换过来,代为直隶总督。曾国藩临走时,问李鸿章怎么和洋人打交道。他表示,自己会打“痞子腔”。

所谓的“痞子腔”,就是说话流里流气,在他与洋人打交道时,经常如此。在梁启超所写的《李鸿章传》中,就提到了李鸿章在外交场合中,经常是嬉笑怒骂,没有正行。在与八国联军谈判时,他直接问人家太太好不好,翻译要作修饰,李鸿章却大声喊wife!他年纪大了,吐痰直接往名贵的毛毯上吐,让人很不能接受。

对待洋人如此,对待他的下属更是如此。越是与之亲密的,他越是不当外人,说话如同黑社会流氓一般。在高拜石的《古春风楼琐记》中,就提到了李鸿章喜欢辱骂下级,特别是当议事完毕,又将工作布置完之后,总会来一句“贼娘的好好干去”!

令人奇怪的是,这些下属却没有人觉得这是侮辱,也没有人会辩驳,反而是高高兴兴领命。骂得越重,自感在李中堂心目中的分量越重,越没有将自己当外人。更有甚者,将能被李鸿章骂当作即将加官进爵的前兆。

按理来说,李鸿章是翰林出身,饱读诗书,不应该不懂得礼节问题,然而为什么他却将自己打扮成一个莽夫的形象呢?这恐怕就是封建官场中“媚粗”的传统。

所谓“媚粗”,就是指在与下级和平级交往时,无所顾忌,装作非常粗俗的样子。甚至与上级交往时,也是摆出一个略欠礼数,毫无城府的姿态。对于崇尚“媚粗”的官员来说,他们不傻,有着非常深的心机。

首先,自认粗人可以表现道义上的高尚。粗人相对的是细人,细人是什么?就是做事情斤斤计较,小肚鸡肠之人,粗人则不同,凡事大大咧咧,率真可爱,没有心机和城府,做事一根筋。这样的人,在大众眼中就不会有原则性错误,可以获得更多的支持。

其次,自认粗人可以逃避责任。人都是会犯错的,而且在官场之中,对与错就是一线之间。即使是真错的,粗人也会获得更多的谅解,从而逃避更多的责任。因为我错了,是因为我是个粗人,你就不能跟我一个粗人一般见识,我就是做事大大咧咧不拘小节,有那么多细人,你找他们去啊。

再次是可以作为一块遮羞布。为什么有很多人喜欢喝酒?又为什么有很多人喜欢借酒装疯?这就是因为喝酒能让他们胡乱说话,为所欲为。装成粗人也是一个道理,因为我粗,所以很多礼节我不懂,我只知道按照我的内心来办,我的出发点是好的,你不能怪我,也不能嘲笑我,毕竟光明正大的粗人,要比尔虞我诈的细人对你没有威胁。

最后是可以转移竞争对手的注意力,这在封建官场中用得比较常见。因为我粗,所以我业务能力差,因为我粗,所以我知识浅薄,在这些方面我不与你们争,你们也不用盯着我一个粗人来防备,毕竟还有其他的竞争对手。然而这些“伪粗人”却并非真正的粗人,他们的心思更为细腻,如果没有防备,他们会动用其它的手段,完成致命一击。

很多人会将李鸿章般的“媚粗”当作大智若愚,其实两者还是有区别的。大智若愚是本质上的,对待事物以极其简单的方法来处理,然而“媚粗”则是带着面具来做,他们在粗人的伪装下,该争的一样都不少,该用的手段一件都不落下。李鸿章显然精于此道,而后来民国军阀似乎很多也争相效仿。